三肖选一肖期期准,刘伯温四肖中特选料,四肖选一肖期期最准
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民间故事> 黑色漩涡

黑色漩涡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 未知 时间: 2019-12-05 阅读:
  一艘小型游轮,正缓慢向东汀湖的中央小岛驶去。周驿忍受不了吵闹的摇滚乐,端着酒杯走出聚会厅,径直到了船头。
  邓莹走到他身后,轻唤了一声“周驿”,吓得他的酒杯落入湖中。他回过头,见到昔日的女友,不知说什么好,倒是对方“扑哧”一笑,将手指向远处的一个黑点,问道:“想去那个地方看看吗?”
  他不知所云,邓莹提醒他道:“出国前,那是你做的最后一个项目,难道你忘了?”这话像一记耳光打在他的脸上,他怎么可能忘记那个项目,只是不知道那个项目又开工了,而且地址正是这里。
  邓莹说:“刚才刘晖答应我了,要带我去那里看看,我邀请你一起去,好不好?”周驿不语,邓莹又说,“石油地质专家——周驿先生,三年前你对这个项目进行评估,把一切说得头头是道,现在到了这里,却不敢去看一看,难道是隐藏了什么实情?”
  “你别胡说!”周驿面露怒色,“去就去。”
  邓莹的嘴角抹过一丝笑。
  游轮在小岛停靠,一群人下了船。午休时间,周驿看见刘晖开来一艘机动艇,于是,他俩和邓莹三人,向黑点的方向驶去。
  刘晖因升官心情大好,一路上亢奋地高歌,邓莹则在一旁助唱,只有周驿眉头一直紧蹙。
  他想起三年前的一天,刘晖找到他,给了他一个项目。这个项目是关于东汀湖的石油勘探,旨在让他证明湖下富藏着大量的石油资源。他派了项目组去实地勘查,将地质报告如期给了刘晖,后来他去国外深造,通过新闻,知道了刘晖所在的石油分公司,把这个勘探项目炒得沸沸扬扬,但中间屡次因勘探无果,陷入了僵局,最后不得不黯然收场。他以为那是最好的结局,没料到如今这个项目又开了工,就在刚才,他才从刘晖口中得知,石油分公司又投资了几千万,在半年前重启了此处的项目。
  离黑点越来越近了,周驿看见一座石油钻塔高耸在湖心,他心跳有些加快,不安地猜测邓莹带他来这里的目的,但有一件事令他更不安,那就是关于湖区的地质报告。
  三人登上了石油勘探钻台,几个人前来迎接。刘晖给周驿介绍最前面的一人:“这位陈经理是这里的负责人,以前在我手下干事。”
  周驿点点头,和陈经理握了握手,随后跟着他们,在钻台上转了一圈。趁着刘晖被老同事们围着问长问短,邓莹靠近周驿,低声问道:“东汀湖的南岸有一座盐矿,还想去那里看看吗?”周驿一惊,说:“你把这里都调查得那么清楚了,到底想干吗?”
  邓莹摇头道:“还不是太清楚,所以找你来想弄得更清楚。”见周驿不说话,她又说道,“我只知道盐矿采掘了多年,据说湖床还因此产生了沉降,现在石油钻机又在这里下钻,可能会有危险。”
  “据说?危险?”周驿盯着她问,“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  “我……”邓莹刚想开口,突然钻机发出一阵怪异的轰鸣,所有人都愣住了,只有陈经理马上跳起来跑向机长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  机长答:“经理,卡钻了。”
  卡钻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。钻头打下去,被岩石卡死,钻不动也退不出来,如果最终不能将钻头提起来,这口井就可能报废。
  陈经理一改刚才的和颜悦色,对着机长破口大骂,骂声未落,钻台猛地又一颤,忽然向右边倾斜,一个铁桶“哐当”倒在地上,骨碌碌掉进湖中。
  周驿和刘晖同时走到钻台边,慌张地俯身观望。刘晖没看出什么异样,周驿却察觉到,一个小漩涡正无声无息地从钻台下冒出来。
  “有危险,快叫大家撤离!”周驿向陈经理喊道。陈经理额头冒出冷汗,却佯装镇定,对机长说:“先提钻!”机长立即操纵机器,抓起闸把往下压,脸涨得绯红,脖子上也冒出了青筋。
  机器依然发出难听的卡钻声,几分钟过去,钻头还是提不起来。机长无奈地看着陈经理:“正转和反转都转不动,怎么办?”
  陈经理着急了,如果这千万元都打了水漂,他的前程也将泡汤。他冲过去推开机长,亲自开动钻机,想再试一试。
  这时,钻台又震动了一下,并开始一点点缓慢倾斜。钻杆和散落的零件都纷纷掉入湖中,钻塔也发出了嘎吱的声音。刘晖意识到了危险,冲陈经理喊道:“小陈,别犹豫了,快撤离!”
  “不!”陈经理带着哭腔说,他还没做好放弃的心理准备。
  周驿道: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然后转向刘晖,“在东汀湖上进行石油勘探,这是决策者的错!”
  陈经理脸色发青,沮丧地说:“我再试一次,不行就放弃。”
  周驿看了看钻台上面露惊恐的人们,突然想起了什么,顺手摘下旁人的一顶安全帽,扣在自己的头上:“南岸的盐矿一定发生了异变,我必须马上去看看。”
  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邓莹立刻说道,也不等他答应,就率先跳进了机动艇里。
  周驿和刘晖面面相觑,两人都对邓莹无可奈何,鉴于情况紧急,都不好再说什么。于是周驿又拿过一顶安全帽,扔给了她,载着她风驰电掣地朝南岸奔去。
  到了南岸,周驿飞快地跑向盐矿,他对邓莹说,时间就是生命。这些年,周驿虽在国外,心中却一直有一个隐忧。
  他本是个诚实的地质学者,但为了出国深造,当时急需一笔钱,就做了一次违背良心的事情。关于东汀湖的地质报告,他按照刘晖的要求偷偷做过改动,其实湖下并没有丰富的石油资源。他侥幸地想,石油公司打不出石油自然会放弃,对湖区并无太大危害,可后来他才知道,南岸在进行盐矿的采掘,可能会对湖床造成影响,带来一系列的副作用。所以多年来,他的心里一直悬了块石头。
  来到盐矿前,周驿向矿工说明了来意,得到对方同意后,便和邓莹乘坐罐车,进入到盐矿的深处。当他们下到矿里,看见宽大的巷道时非常吃惊,两人越往深处走,越感到脊背冰凉。
  在进入盐矿前,周驿向矿工要了一个测量仪,现在仪器显示,他们所处的地方已接近钻塔,再往前走,就到了石油钻台的正下方。周驿仰头看向拱壁,对邓莹说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钻头一定是打到了盐矿的顶板上,才被卡在了那里。”忽然,两人听见深处传来水滴声,周驿反应极快,叫道:“不好,水渗进来了,快走!”
  果然,湖水从上方“啪嗒啪嗒”地落下来,水声越来越大,还夹杂着大小不一的石块。几米厚的盐矿顶板已撑不住湖水的压力,眼看岩层缝隙的水流很快就如暴雨灌注,两旁的照明灯也随之炸裂开。
  周驿拉着邓莹,一边向外跑,一边呼叫,巷道让他的声音异常洪亮,所以矿工们很快听到了他的叫声,纷纷朝地面上逃窜。
  湖水迅速注入矿井,淹没到人们的脚踝,报警器呜呜地鸣叫,刺耳的声音让所有人惶惶不安。
  周驿让邓莹和一批矿工先乘罐车上去,自己帮忙组织其他矿工,直到最后,他才上到地面来。当罐车缓缓向上升时,周驿向下看着涨高的湖水,感觉死亡的气息笼罩在他们头顶。
  返回地面的人都惊魂未定,慌乱得闹成一团。邓莹看见周驿上来,一步冲过去,紧紧抱住了他。周驿惊了一下,看见邓莹眼里流露的惊恐,想起了两人谈恋爱那会儿,曾经也有过这种情景,不由轻轻一笑,但他马上恢复了理智,推开邓莹,站到了一块高处,将发生的事情简要说给矿工听,最后喊道:“大家都快离开这里,越快越好,别再到这里干活儿了!”
  人们应声逃散,他则拉起邓莹,回到机动艇上。邓莹以为他们也要逃开,谁知小艇却朝着钻塔的方向开去。
  “你干什么?”邓莹叫道。
  “如你所愿。”周驿说,“你带我到这里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让我帮你获得更多的证据?”邓莹别过头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  “这一路上我都在想,你为什么带我来,当你要跟着我到盐矿时,我就明白了一切。”
  邓莹不再作声,因为周驿猜对了,她的确是在搜集这个项目的漏洞,想以此来威胁刘晖。
  机动艇在湖面划过一条线,很快,钻塔又重回到他们的视线里。他们远远看见,钻塔倾斜得愈加厉害,上面的人都纷纷朝船上跳去,来不及跳的人都拼命地往钻塔倾斜的反方向跑,哭声和呼救声夹杂在涌动的水声里。
  就在钻塔倾斜到45度角时,轰然折倒了,连同沉重的钻台翻进湖中。刹那间,一个巨浪冲天而起,而后又重重地砸下来,东汀湖瞬时啸声滔天。
  周驿用力推了推舵把,试图躲过劈头盖来的浪,可还是晚了一步,机动艇迅速被浪打翻,他只感觉耳朵嗡嗡作响,一阵头晕目眩。好在他死死抓着把手,等大浪过去后,他睁开眼睛,却发现艇上只剩他一人。
  周驿的耳朵灌入了水,听觉还没恢复过来,加上四周呼救的声音太多,他无法辨别出哪一个是邓莹。正当他在四下寻找邓莹时,钻台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,他再次惊呆了。那漩涡急速旋转着,漩眼有车轮大小,四周的物体很快就被它吞噬。漩涡旁的一艘小艇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仔细一看,发现有个人在水里向小艇挥手,但小艇上的几个人视而不见,将艇开向了远离漩涡的方向。
  他心里一紧,因为水里的那人,正是邓莹。她身体随着波浪浮沉,一边拼命地挣扎,一边朝小艇大喊大叫。他顾不得多想,立刻朝她而去。
  黑色的漩涡越来越大,所有的小艇都朝外逃散,只有周驿还不要命地奔向漩涡。此时,他只想在邓莹卷入漩涡之前截住她,若是做不到,他也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了,危难时刻,他才发现,原来这些年他还一直爱着她。
  非常幸运地,他及时在漩涡外围截住了她,把她拉进了机动艇。邓莹全身颤抖,倒在他的怀里,却骂道:“刘晖真不是东西,口口声声说爱我,刚才小艇经过我面前,却丢下我。”然后抬起头,对周驿说,“还是你对我最好。”
  周驿的脸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,将她平放在艇上,转身推了推舵把,想要尽快离开此地,但是机动艇失灵了。随着漩涡扩大的速度越来越快,机动艇被它控制住了方向,使它如被缰绳拖住了一样,再也无法向前。周驿回头看了一眼漩涡,感觉死神已步步逼近。
  他再用力推了推舵把,把速度提升到极限,可机动艇不但没前进一点,反而还向后退去。他有些绝望了,和邓莹四目相对,他咬咬牙,再狠狠推了一把加速档。机动艇轻跳起来,可又立即被漩涡吸住,缓慢后退着。
  “我们逃不出去了。”周驿叹了口气说。
  “对不起。”邓莹眼眶有些湿润,“我不该硬拉你来这里,到头来,我俩死了,该受到惩罚的人却没死。”
  周驿听了,心里突然很不甘心。对呀,就算他对这个项目有责任,但最该负责的应该是刘晖,凭什么他们要为他的过错买单?
  于是他重新振作,又牢牢抓住舵把,想尽一切办法摆脱漩涡。
  就在他将要再次陷入绝望时,湖面上出现了三艘大船,他一看船上的标志,认出是海事处的船,心里一阵狂喜。
  两人被救上了大船,在离开机动艇的刹那,艇身倾覆了过去,然后直立起来,一头扎进了漩涡眼中,即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后来,周驿专门对漩涡的成因作了调查,才知那是盐矿塌陷引起的,矿井在地下几百米处产生了巨大吸引力,因此形成了那个不可思议的漩涡。
  这次事故中,多亏海事处的人及时赶到,没有造成人员伤亡,但很多人都受了伤,因此能得到一点赔偿。但大家关注的主要赔偿,却是来自刘晖的“封口费”。
  刘晖为了把此事的影响降到最低,动用了自己的关系,不仅封堵了内幕消息,不让任何记者靠近,还用赔偿金堵住了亲临事件的人的嘴。可是,唯有两人,无视他的赔偿,让他很犯难。
  周驿穿过杂草丛生的小径,来到刘晖约见的地方。据他了解,这里曾是一处油井勘探的旧址。刘晖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周驿吓了一跳,对方却递给他一支烟:“兄弟,别紧张,你这个地质专家名声赫赫,我可不敢把你怎么样。”
  刘晖说:“这里是我第一次负责的石油勘探项目。我记得,开钻那天,这条小路被东汀湖周围的村民挤得水泄不通。他们是很欢迎我们到来的,因为谁都知道,石油意味着财富,意味着致富的可能,如果能在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挖掘出黑金,他们觉得这辈子都不用再为钱发愁了,所以他们对打出油的热情比我们还高。”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周驿不耐烦地打断他。
  刘晖吐出一口烟:“我想说,一开始的确是我策划了一切,我想要邀功,想要升官,想要赚钱,可后来发生的,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了。当地政府为了政绩,公司为了利益,媒体为了赚眼球,村民为了脱贫,所有的机构和人都想从中分得一杯羹,所以我们不得不在东汀湖水域疯狂地打井,几次石油勘探虽然没太大收获,却让人们的石油梦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  “东汀湖下地质结构极为复杂,勘探难度很大,特别是湖心的那块区域,从理论上讲,是不可能出油的。”周驿说道,“如果当初我不是背着良心,篡改了地质报告,让你们有理由在那里打井,也不至于发生那天的灾难。”
  “不算是灾难,至少没有人死亡。”刘晖轻描淡写地说,掏出一张卡,“这是我的全部身家了,只要你继续保密,并帮我再出一份湖心的地质报告,这些都是你的。”
  周驿吼道:“那里什么都没有,我不会再干缺德的事了。”
  “你看那漩涡,黑色的,下面一定有石油。”刘晖说,“我能爬上现在的位置,主要是因为手里的几个项目出了成绩,如果这个项目被查出有问题,我的位置一定保不了,所以我还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  话音刚落,杂草丛里传来“沙沙”声,一个妙曼的身影走了出来。邓莹举着一个U盘,神情淡然地说:“刘总,你就别费心了,我这里可掌握了你所有证据,包括你挪用公款、滥用职权、行贿受贿,以及虚报石油勘探项目等等。”
  刘晖的脸一黑,说:“邓莹,你别太过分,我就知道你接近我不怀好意,你到底什么目的?”
  “我的目的,就是要你自动辞职,并在辞职前,将勘探机器的购置合作权交给我的公司。”
  “原来你搜集证据,不是为了惩罚恶人,而是为了私利。”周驿痛心地说,“莹莹,你变了。”
  “你为了钱,擅自修改地质报告,不也变了吗?”邓莹面不改色,“从你自私地跑去国外开始,我就变了。一个女人,能自食其力地经营公司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所以我需要有人支持。”
  说到这里,刘晖明白了,邓莹背后是有人指使的,那人一定是他的老对手,他俩的实力不相上下,一直在暗中争权夺位。但他没料到,那人耍了一次阴险的招,竟让邓莹当了“卧底”,暗中收集证据来威胁他下位。他越想越生气,待邓莹走近了,猛然扑过去,争抢她手里的U盘。邓莹惊声尖叫,拼命地抵抗刘晖,两人抱成一团,在杂草丛里扭打起来。
  “周驿!周驿!”邓莹喊道。
  周驿杵在原地,惊愕地看着两人,好像看见他们的身下出现了一个漩涡,那是名利的漩涡,人性贪婪的漩涡,比东汀湖上的黑色漩涡更为可怕。但此刻,他再也没有把邓莹救出来的信心,那份残存在他心里的爱情,顿时荡然无存。
  周驿步步后退着,想趁自己还没被卷入这个漩涡前逃走,所以在邓莹的呼救声中,他决然地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跑开了。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鲈鱼美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
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随时手机看书

    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